1688礼品网: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伦理向度

  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伦理维度

  最近,新的冠状肺炎疫情继续在全世界蔓延。这一重大公共卫生突发事件对全球经济和社会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正如秘书长习近平所说,“团结与合作是国际社会战胜这一流行病的最有力武器。”从哲学和伦理的角度来看,新皇冠肺炎流行病的全球风险迫切要求我们的伦理意识形成一个人类命运共同体。

  一个

  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许多学者提出了风险社会理论。他们认为,气候变暖、环境恶化、核能泄漏、恐怖主义、基因工程、生物技术和其他非传统安全威胁已经成为人类社会面临的主要全球风险。像所有全球风险一样,新的冠状肺炎疫情突破了不同国家和种族的界限,几乎困住了所有人、所有族裔群体和国家,并毫无区别地构成了挑战。与此同时,与其他全球性风险不同,新的冠状肺炎疫情具有与每个人相关的“自我切割性质”。新的冠状肺炎病毒就像一个无形的敌人。触摸物体和呼吸空气都是病毒传播的可能途径,对人类的生命和健康构成直接威胁。可以说,新的冠状肺炎疫情以一种更贴近每个人生活的方式警告人们:全球风险在理论家的著作中不是一个概念,而是一个与每个人都密切相关的严峻现实。

  面对全球突发的新皇冠肺炎疫情,不同国家和地区调动了各种资源,做出了巨大努力,并取得了不同程度的进展。特别是,中国总体上控制了疫情,给了人们很大的信心。然而,一些国家和地区在应对和应对中也犯了许多错误,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其中,经济发展水平、科技能力、医疗卫生资源储备等多方面的原因错综复杂。特别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政治制度、文化传统、意识形态、价值观等方面的差异,个别国家不仅打自己的仗,还指责其他国家,相互猜疑和不信任。在抗击这一流行病的过程中,这些现象不时出现并突显出来。这表明人类缺乏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伦理意识,而这种伦理意识与抗击新的冠状肺炎流行病的巨大全球风险是相容和相称的,这无疑值得深入反思。

  二

  新的皇冠肺炎流行病和一系列其他全球风险要求人们建立一种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道德意识,这种道德意识与其相容,并内在地要求人类按照人类命运共同体行事。也就是说,首先,社区成员应该分享共同的利益和友善。第二,社区成员有意识地认识到共同的利益和善良。第三,在共同利益和善良的规范下,可以形成基本的伦理共识,协调社区成员的行动。与这些特征相反,今天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伦理意识的建构要求人们在许多潜在的前提概念上做出重大改变。以下三个方面特别重要。

  首先,面对全球风险,我们必须克服不同社会、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和善良与全人类的利益和善良完全对立的观念。我们应该自觉认识到二者的内在一致性,真正把全球团结作为一种重要的伦理价值。新发肺炎在全球的蔓延深刻地表明,所有人、所有社会和所有国家都面临着一个共同的敌人。对此的回应关系到全人类的共同命运。可以说,全人类的共同利益与所有国家的利益密不可分。从这个意义上说,保护全人类的利益也就是保护各自的国家利益。基于人类现实的社会历史发展,马克思提出了“自由人联合体”的崇高社会理想,深刻表达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伦理精神。秘书长习近平一再强调,这种病毒不分国界,疫情不分种族。没有哪个国家可以置身事外,独自一人。只有通过共同努力,全人类才能赢得这场战争。这是人类命运共同体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应建立的伦理意识的进一步自觉表达。它要求我们在面对全球风险时,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伦理意识来衡量和对待全球风险问题,并确立全球统一的伦理价值。

  其次,面对全球性风险,我们必须克服传统的缩小“人的主体性”的观念,树立以“人的主体性”为主要形式的共同体观念。近代以来,“主体性”成为一个重要的哲学概念,它构成了现代伦理学的重要思想基础。人们通常先把主体形式理解为“个体主体”,然后才是集体主体,如“国家”和“民族”。这些主体形式无疑有其独立而重要的意义,但与此相比,“人”作为主体形式的地位却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全球风险的凸显要求我们拓展和丰富对人的主体性的理解,自觉地认识到“人的主体性”应作为主体性的一个重要层次和模式被自觉地把握,这是人类应对全球风险、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哲学前提。马克思曾经说过,“人是一种存在...人把自己看作是一个存在的有生命的存在,因为人把自己看作是一个普遍的因而是自由的存在。他把人的生命的存在视为一种存在,事实上已经包含了关于“人类主体”形式的意识。马克思对人的自我认识为我们应对全球风险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提供了重要的伦理资源。

  最后,面对全球性风险,我们必须克服将特殊价值与全人类共同价值相分离的思维方式,自觉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一般与特殊辩证关系出发,求同存异。在经济全球化和世界历史的时代,不同国家和民族在其生活和历史发展中形成的价值观有其特殊性和具体性,也体现和承载着人类的共同价值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在这个世界上,国家之间的相互联系和相互依存程度在空之前已经加深。当历史和现实相遇时,人类生活在同一个地球村里。他们越来越成为命运共同体,你有我,我有你。”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如果我们单方面反对人类的特殊价值和共同价值,就无法真正形成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伦理共识,给人类文明的发展带来不幸的后果。面对新一轮冠状肺炎疫情等全球性风险,如何协调不同价值观之间的关系,并在价值观上达成共识已变得非常迫切。如果“人类主体”作为一种独立的主体形式的地位得到承认,这意味着人类主体的所有成员由于对共同利益和共同命运的关注,应该共享和遵循共同的伦理规则和价值共识。只有在这种伦理规则和价值共识的指导下,它们才能有效应对各种全球性风险,确保全人类的安全。

  (作者:何来,吉林大学哲学社会学院教授、基础哲学理论研究中心教授)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mglaus.com/a/taobaobudan/2020/0526/2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