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乔礼品中心:重症危重症病例全部清零 武汉是如何做到的

所有重大案件都已结案

武汉是怎么做到的

4月24日,随着最后一例新诊断肺炎重症病例的治愈,武汉重症病例被清除至零。这是4月13日,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一名新诊断肺炎的危重患者在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和护理下逐渐康复。

记者刘玉

武汉“零点”时间

3月13日第一个新的疑似病例是0

3月18日第一例新确诊病例为0

4月23日,危重病例被清除

重症病例于4月24日被清除

4月24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宣布随着最后一例新诊断肺炎重症病例的治愈,武汉市所有危重病例均已清理完毕。从最高峰值的近万例重症住院患者到现在所有的危重症患者都已被清除,武汉的重症治疗率已经划出了一条美丽的下行线。

危重病人准确预测和积极治疗的Pass进展

1月27日,在武汉肺医院,一名84岁的患者发高烧,只有50%的血氧,并患有高血压和冠心病等基础疾病,这使得治疗极其困难。

患者的状况是新诊断肺炎的严重治疗困难的典型缩影:多器官受累、疾病进展突然加速以及多种潜在疾病。也是在这一天,中央指导小组进驻武汉,派出部队迎接挑战。

金印滩医院、武汉肺医院、中南医院、同济医院中法新城医院、同济医院光谷医院、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协和医院西院区等一批高水平医院先后被确定为危重病人重症监护医院。

在前两周,事故经常发生。几名患者死亡后,负责接管同济光谷医院重症监护室的华山医疗队提出了边境前移、提前干预、提前治疗的建议。

“准确的预先判断是向前推进治疗门槛的前提”。华山医疗队第四纵队的领导人李圣清教授说。2月17日,一名50岁的重症患者在同济医院重症监护室接受气管插管和呼吸机通气后,血氧饱和度仍无改善。18日,中国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心内科副教授周宁提出用ECMO(体外膜肺氧合)来缓解他的低氧血症。

2月28日11: 30,在与医护人员一起与疾病斗争10天后,患者成功地与ECMO和有创呼吸机分离,并将危机转化为和平。

"这种疾病没有突然的变化,只有尚未发现的变化."在同济广固医院的病例讨论中,无锡医疗二队的专家强调,新诊断肺炎的重症患者往往有多种潜在疾病,必须比普通患者更加小心。在疾病恶化之前,他们应该注意一些指标的变化。

对于重症患者的治疗,中央指导小组总结了更详细的建议并将其写入指南,每个指标的时间节点为“小时”。

专家小组成员、北京朝阳医院副院长童教授表示,通过对大量病例的研究,发现很多患者长期使用无创通气和大流量吸氧,患者的血氧饱和度低于80%~90%,甚至更低,延迟1周甚至10天,患者的氧合指数就会低于50 mmHg。然而,提出2小时和24小时时间节点是为了改善临床操作,加强对重症患者的积极治疗,并向前推进网关。

共同努力解决关键问题

更加科学的诊疗方案的多学科探索

“快,快,快!患者不明原因出血,请尽快要求多学科会诊!”3月22日,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协和医院西医院重症监护室两名新诊断肺炎的危重患者出现大出血,情况危急。

但是,患者正在重症监护室接受呼吸机辅助通气和ECMO治疗,不适合运送到手术室进行手术。医院迅速拉上无影灯,准备好手术器械,开始在病房里进行手术。经过医院胃肠外科、心内科、消化内科、介入科、麻醉科、重症监护室等多学科专家小组联合广东医疗队专家组全力救治,两名患者的病情得到了控制。

“细节!团队!”这是霍深山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张希京眼中的关键点,也是霍深山重症医学科抗击死亡的“王牌”。30名医生和50名护士来自不同的医院和部门,如呼吸科、消化科、神经内科和麻醉科。在这里,针对每个患者的个体治疗计划的制定和实施是学科团队之间协作的结果。

多学科和多团队协作,如西区协和医院和霍申山医院,是所有危重医院的规范。同济医院光谷医院区成立了由护心、护肾、护肝、护脑、气管插管、营养支持、中医特殊治疗和康复8个团队组成的“特种战刀连”,为17个医疗队服务,弥补了每个医疗队的“短板”。

“多学科联合治疗与其说是医学专业结构中的合作,不如说是地方医院和各种救援医疗队之间的组织结构中的合作。”同济医院光谷医院院长刘继红说。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整合救援力量,成立疾病评估、联合救援、降低死亡率专家指导小组。在李兰娟院士领导下,启动了抗病毒治疗、抗休克治疗、抗低氧血症和多器官衰竭、抗继发感染的“四抗两平衡”救援战略,同时保持水和电解质的酸碱平衡和微生态平衡。它还将人工肝、微生态和干细胞等新技术应用于临床救援。重症监护室的死亡率从80%下降到不到15%。

“新诊断肺炎的重症患者往往会出现多器官功能障碍,多团队、多学科的合作是非常必要的。”广东省医疗队队长张诺福表示,这种新的冠状病毒不仅会造成肺部损伤,还会对肾脏、肝脏、心肌等造成损伤。

中西医药携手抗击疫情,这也是一个“亮点”。据统计,90%以上的重症患者采用中西医结合治疗。

此外,自各医疗队接管新加冕的肺炎病房以来,各指定医院逐步建立了战时联合医疗服务、标准化专家咨询系统、死亡病例讨论系统等。由医疗队和当地医务人员组成的专家小组组成了一支联合部队,在典型病例的分析和指导下,探索更科学、更准确的重症诊断和治疗方案。

一个人,一项政策

精确治疗降低死亡率

3月27日,64岁的陈和69岁的梁在西医院重症监护室,各种生命监护仪器运行正常。对于病程约为2个月的危重患者来说,很难维持这一结果。

就在四天前,两人在同一天经历了大出血。联合西医院的专家和武汉联合西医院的广东支援重症监护室医疗队通过24小时的生死竞赛联手拯救他们的生命。

重症监护室的重症监护是最困难的。大出血也是如此。出血的原因和部位不同,治疗计划也大不相同。陈先生脾脏出血。他由协和医院介入室和心血管内科的专家带领,通过介入手术阻断了出血点。梁先生患有消化道大出血,经联合胃肠外科专家切除。

两次手术的成功不仅取决于团队的真诚合作,还取决于细致的细节。在陈先生的干预行动中,训练有素的白人士兵密切注视着心电图监视器,发现他们做出了一个不正常的决定。他们迅速吸出药液,注射肾上腺素等治疗方法坚决执行,以保持心跳不断。

协和医院党委副书记、协和西医院总协调员王洪波说,“一个人,一项政策”实际上是两个字,一个警卫,一个眼神。疾病状况随时都会改变。为了保持疾病状态,一个人必须保住自己的生命,并依靠关心、耐心和责任感。

重症和危重病人病程长,难以治疗。需要全面、准确的治疗,尤其是对危重病人的“一人一案”管理。

4月1日,77岁的老爷爷刘在经过52天的精心治疗后,从同济中法新城医院出院。据吉林大学第一医院特护医疗小组组长卢介绍,刘爷爷年纪较大,有10年的高血压和糖尿病病史,并患有老年痴呆症。这样的病人通常有更快的疾病变化。治疗计划需要改进和完善。呼吸支持、药物支持和营养支持都是必要的。医务人员被要求日夜陪伴他。

“及时发现器官功能障碍的迹象和早期干预是降低严重疾病和死亡率的重要手段。”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冠心病监护病房,河南商丘市第一人民医院支持的武汉医疗队队长韩传恩说,为了保证治疗的准确性,他们将每天检查所有危重病例,密切观察生命体征、血氧饱和度、呼吸困难等。评估风险,并根据个人情况随时调整诊断和治疗措施。

设备提示

ECMO、人工肝等。可以按需使用

与死神搏斗了两个月后,4月5日上午,38岁的彭先生从武汉金印滩医院南五病房出院。

在过去的两个月里,他已经多次病危,成为医院专家多次会诊的难题。经对症支持治疗,气管插管未好转,2月13日金印滩医院夏家安医生团队和湖南省医疗队为彭先生使用了(体外膜肺氧合),并对其肾功能衰竭等症状继续进行肾脏替代治疗。

“总共为他注入了5000多毫升的血浆,相当于两个成年人的正常血浆量,最终他得救了!”夏安叹了口气。

对于新诊断肺炎的危重患者的治疗,ECMO以100万元的单价就可以替代患者的肺功能,成为他们最后的生活屏障。疫情爆发后,武汉缺少ECMO,中国也没有生产企业。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的配合下,两架飞机接力飞行近万公里,将16架ECMO飞机从德国法兰克福经北京运往武汉。各地区、各部门携起手来,从中国派出近80支ECMO部队,向武汉提供紧急援助。

“人生第一是什么?即使不考虑成本,也不怕困难,但只要救援是必要的,就必须提供昂贵的药品和设备。”同济医院光谷医院院长刘继红表示,该医院已经治疗了1462名患者,21台ECMO在高峰期已经准备就绪。

约5%的患者将使用ECMO的升级模式,即VVA-ECMO模式,该模式可提供心肺功能。3月21日晚,来自北京、江苏、浙江、安徽、湖北、内蒙古6个省市自治区的10家医院的12名专家携起手来,用世界上最高的生命支持仪VVA-ECMO,为一名刚刚确诊为肺炎的危重患者赢得了生命的希望。

除了ECMO,先进的技术设备,如人工肝和血浆交换也已按需使用。

随着临床治疗经验的不断积累,诊疗方案不断迭代升级,形成了重症治疗新发肺炎的“中国经验”。目前,战争疫情已经进入最后的关键阶段。国家卫生和安全委员会医疗管理局和医院管理局的相关官员说,人民的生命安全和健康必须永远是第一位的,每个人的生命都必须受到尊重和保护,用心灵和感情。

(长江日报记者王开宁)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mglaus.com/a/taobaobudan/2020/0426/169.html